2021年三季度资管人沙龙——“后疫情时期的金融市场运行与资产配置”在沪召开

作者: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2021年08月30日

2021年7月23日,由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与民生加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2021年三季度资管人沙龙——“后疫情时期的金融市场运行与资产配置”主题研讨会在上海成功召开,来自国家级智库、科研院校以及实践领域的多位专家学者围绕全球通胀走向与美联储政策前瞻,中国货币政策展望与金融市场动向,以及后疫情时期大类资产配置与FOF投资等主题展开了深入研习与交流。


723.jpeg


本次沙龙,由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资产管理人论坛秘书长曾刚主持,民生加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操纲,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天风证券特邀经济学家刘煜辉,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副总经理、首席研究员唐建伟,青岛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刘晓曙,泰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首席战略官张敬国,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等应邀出席会议并相继发表主题演讲。


5B025FFE-6FD2-4513-8785-7CC0EFCB0BA2_4_5005_c.jpeg


在疫情的冲击下,发达经济体采取了大规模的货币及财政刺激政策。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推动各国PPI联动性上升,CPI涨幅出现分化。市场当前对通胀如何影响货币政策和金融市场,并对在此背景下,如何制定合适的投资策略尤为关注。


4464EF16-3B47-4F79-9E5F-9146C761A84F_4_5005_c.jpeg


民生加银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李操纲发表致辞,他指出后疫情时代全球流动性泛滥,主要经济体的财政、货币政策分化加剧,虽然中国财政政策率先正常化,但外部扰动较大。A股走势跌宕起伏,创业板指数一度超过上证指数,以“后疫情时期金融市场运行与资产配置”为主题召开资管人沙龙适逢其时。在资产配置方面,民生加银基金管理公司具有些许优势,当前管理了公募FOF基金超过220亿,位列行业第一。几年来,公司在公募FOF资产配置的研究和实践上积累了些经验,欢迎各位专家莅临指导和探讨。民生加银基金2008年在深圳成立以来,一直将投资能力建设和风险防范放在首位,最近8年共获 “金牛”奖20座,特别是在2020年获得了“权益投资金牛基金公司”荣誉称号。


397F8E16-3303-450F-9FAC-32AE6D6F9015.jpeg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殷剑峰的主题很鲜明:一个是人达峰,还有一个是碳达峰。人达峰方面,殷剑峰认为,2017年中国总人口达峰,之后是人口负增长,这种人口格局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信号,因为人口问题典型案例是日本,日本90年泡沫经济危机到现在30年时间实际GDP零增长,名义GDP负增长。日本1992年劳动年龄人口占比达峰,2008年总人口达峰,2009年人口负增长,一个经济体没有人了,不需要那么多投资,也不会有技术进步动力,所以这个问题很危险。好在中央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陆续出台一系列政策。碳达峰方面,殷剑峰认为,双碳一方面能改变中国能源结构,不仅仅改善环境而且可以取代进口能源,投资回报率及其巨大;另一方面解决国家安全问题,不仅仅有经济意义对于国家安全也是非常重要。最后,殷剑峰得出结论:绿色金融前景非常可喜,首先针对生产者绿色产业金融,高碳产业、新能源投资每年四万亿。第二从高碳第二产业和运输行业转向低碳服务业,这本身就是一个绿色的一种转型,这也符合中国产业结构在后工业化时期转向服务业的发展趋势。投资碳排放权,碳排放权作为银行质押信贷产品,是未来发展一个非常好的方向。


80EB3DAA-A529-4433-A1FA-F816A0F92A40_4_5005_c.jpeg


中国社科院教授、天风证券特邀经济学家刘煜辉认为,当下认知问题和现象都离不开两极争霸这个宏大的时代背景板。认知的正确是投资成败至关重要的决定性因素。收缩基建收紧地产,强力推动新能源双碳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要适应这个新发展格局。A股的长牛一定是鲜衣怒马般的结构,紧紧抱住两个时代方向:首先是清洁能源,这是时代的风口;另一个方向是G2长期战略竞争的宏大时代背景,安全是全球产业链的战略制高点。未来A股中出大牛概率最高的两个赛道:基础材料,包括新能源、电子、半导体、光学和种业,主要生物基因;事关全球统治力的产业制高点,包括产业安全、能源安全、农业安全。


92D09C92-10A8-4DC5-90F2-B86DAA3AE029_4_5005_c.jpeg


青岛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刘晓曙的演讲主题为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下行反映了什么?


868BE15A-FC5B-4823-8F81-EE67180D1BF8_4_5005_c.jpeg


泰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首席战略官张敬国从利率、信用和股市角度对中期资产配置做了分析:从利率看,2010年以来长债利率下行幅度和速度比名义GDP下行幅度和速度要小要慢,利率波动也比较频繁,主要是因为中国储蓄率下降以及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长期投资者需要在周期波动中寻找利率较高时期做长债配置。2020年和今年利率市场化政策的影响比较复杂,LPR改革可能促使经济景气下行时贷款利率下降变快,而经济景气上涨时贷款利率提升仍然较慢。存款利率上幅区间从倍数调整为加点抑制了存款利率市场化的空间。从信用看,我国2018年后信用市场违约率与国际平均水平相当,信用溢价大体来看与美国市场定价接近。中国信用资产和信用风险集中于城投、房地产和周期性国企三大领域,房地产信用风险的市场化出清屡见不鲜。周期性国企不良资产处置历史上也积累了经验,如1998年“抓大放小”,2016-2018年的供给侧改革。关键是地方政府平台的债务问题如何处理。2010年以来反复辗转,未来逐步、可控地运用市场机制处置部分城投不良资产不可避免。从经济增长和股市收益看,国内股票市场宽基指全收益与名义GDP增长率相比偏低,投资价值相对偏低,说明股市的发行、退市机制上还是有很大问题。股票市场配置投资需要寻找更好地反映中国经济质量和企业质量的行业指数、主题指数。新经济领域的双碳、TMT、芯片、消费以及医药等主题都可以去挖掘。长期投资者还会做不动产和基础设施reits的股权投资,这两种类股权投资收益相对稳定,是基础性资产。


AFD79132-AEEF-4CEE-8A09-447B4951BFAE.jpeg


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副总经理、首席研究员唐建伟针对下半年的宏观经济与市场状况他认为:第一,全球经济仍将处于非同步性复苏,复苏明显分化且基础仍不牢固。全球疫苗接种速度加快,但疫苗分配不均衡;全球性通胀只是暂时现象,通胀或将年内见顶;宽松货币政策退出将进入议程,但节奏偏慢;全球经济复苏面临三大不确定性:中美关系发展、地缘政治格局以及全球金融市场。第二,国内经济仍将处于非均衡性回暖。消费增速难以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基建缓慢制造业投资较快,房地产投资保有韧性,出口下半年增速边际放缓,但仍将维持高增格局;物价下半年输入型通胀压力减轻,不会成为年内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预计全年经济增速前高后稳,两年平均实现中高速增长。第三,货币政策将维持“不紧不松”,7月份全面降准之后不排除下半年仍有全面或定向降准的可能性,但降准不是全面宽松;财政政策空间充足下半年将更显积极,专项债发行将加快。第四,下半年市场将趋于分化。债券收益率整体有望呈现平稳波动态势,区间震荡走势中存在波段机会;股指将“难上难下”,总体呈区间震荡走势;楼市信用收紧下将逐渐降温,在资金约束下房企分化将更加明显;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态势增强,油价快速上升时期基本结束,大宗金属涨价势头难以持续,年内金价或将震荡走低。


C6213B05-1C54-4761-876A-34F71E853B0D.jpeg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分享了两个重要方向:一是经济上最大一个问题是超级分化,以前中国经济是L型,V型,后来是LV型,后来是K型的。因为我们坚持这样一个方向所以全球分化,这次G7没有因为美国政府调整或者是疫情改进,对中国变得更加友好,而是这种深入和竞争进入中长期过程。每次疫情都改变世界都改变人类,这次也不例外。我们做任何配置考虑短长期投资都必须考虑这个背景。二是达峰的问题,碳达峰意味着城市化和工业化,我们推进主要两个动力,30年硬约束是碳达峰,碳达峰意味着城市化和工业化达峰,就是基本上完成了。关于资产配置,就只能是股票,核心资产在未来还会再次热起来,要做更多细分。